时时彩官网网址登陆 > 外教机构 >

外教只看脸滥竽充数的南郭先生还是算了吧

2019-07-08 12:59 来源: 震仪

  在上海,在重庆……在中国的很多城市,今年暑假的外教“行情”依旧火爆。但据中国青年报报道,由于对外教缺乏科学、可持续的管理,目前市面上的外教水平参差不齐,其中很多人还不具备在华工作的资质。有的培训机构,只要长着一副洋面孔,卖小面的、留学生、旅游者都能当外教。都说如今是个“看脸”的社会。以往“看脸”,多指影视娱乐圈,没有演技有颜值,往往也能混个风生水起,虽然招来一些吐槽,但似乎也不算什么公害。娱乐圈的事情可以一笑而过,但如果“看脸”的风气蔓延到教育界,教育是百年大计,则不能等闲视之。只“看脸”就能当外教,比只“看脸”就能当演员,要严重得多。“看脸”的演员好歹颜值在线,而颜值也算是演员这个职业应具有的要素之一。可外教只看脸,不简单是以貌取人,而是涉嫌滥竽充数,误人子弟。某些培训机构明知故犯,更是扯虎皮做大旗,糊弄家长赚昧心钱。外教行情看涨,本身不是坏事,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中国对外开放度与包容度的提高,也折射出中国家庭对教育与学习的重视、舍得投入。然而,随着外教需求的日益旺盛,外教市场出现鱼龙混杂的情况,则暴露出多方面的问题。从市场的角度去分析,一方面是需求端增速过快,有些饥不择食;另一方面,则可能是供应端紧缺,供应断档,于是以假乱真、以次充好。外教中之所以存在滥竽充数的“南郭先生”,两个方面的原因都有。在外教需求上,早已超越了学习语言的初级阶段,而且也不像过去那样,外教教学是大学里才有的稀罕事儿。现在人们请外教,越来越侧重学习技能,教篮球的,教网球的,教冰球的,教足球的,还有教橄榄球的……外教似乎无所不能,不仅活跃在体育场的各个角落,教钢琴、舞蹈、声乐、画画的,在艺术教育领域也时常能见到外教的身影。而且,从研究生到中小学,甚至幼儿园,不请几个外教都不显得有档次一样。说起来也是的,动不动就名之曰国际学校、国际幼儿园,没有几个外教撑撑场子,怎么好意思收那么高的学费?但是,倘若家长们都知道,幼儿园里一本正经教着英语的外教,其实来自非英语母语国家,又作何感想?那浓浓的地方口音,一旦带偏了孩子,不知道又要花多少力气才能纠正。实际上,先别顾着追究其他人的责任,仔细检点自身对外教的需求,当真都是刚需吗?有多少是必须外教不可以的,有多少是国内教师不能教、教不好的呢?剔除外教需求中攀比、虚荣、焦虑性的教育消费,外教的虚火很可能就会快速下降。在供给侧,外教现在确实也存在着紧缺的状况。以上海为例,据国家外国专家局统计,目前在沪工作的外国人数量为21.5万,占全国的23.7%,居全国首位。这些人,特指具有在华工作签证的、持工作许可证的外国人,包括外企高管、高端技术人才、高校引进的外国专家、国际学校外教等。但是据业内人士估计,“即便所有在上海的外国人都在暑期出来当外教,也不一定能满足上海家长的需求。”虽然可能有些夸张,但是外教“办证难”,却是公认的一个堵点。外教来华执教,需要办理“外国人来华工作许可”,需要提供本科或以上学历证明、无犯罪记录证明、相关行业毕业后两年以上连续工作经验证明等。学历和工作经验证明,往往成为老外办证过程中的“拦路虎”。“很多体育类外教,没有本科学历;还有的外教,在本国的工作经历证明开不出,或者公司资质不够。”即便一切顺利,申请工作许可,要走过网上申请、区级审批、市级审批和国家审批的全部过程,需要一两个月,为一名外国人办证,机构平均还需要花费大约5000元。显然,这些制度性障碍,以及相应的时间成本、经济成本,都是导致外教供给端吃紧的重要原因。站在职能部门的角度来看,加强外教资质的审验与管理,严格发证,是必要的职责所在。但是,在全国深化“放管服”改革的大背景下,能不能来一次外教资质认定方面的公共服务供给侧改革呢?例如,加强日常监管的同时,简化程序、缩短审批时间、降低发证费用,对于一些侧重技能的项目,适当放低门槛等等。无论怎样,只要教育消费趋于理性,降低过度、不必要的需求,教育培训机构遵纪守法、诚信办学,职能部门求真务实、锐意改革……各方共同努力,就一定能理顺外教市场秩序。市场环境得以净化,滥竽充数的南郭先生式外教就会无处藏身、无所遁形,外教市场才能健康发。